位置:首页 > 融资动态 >

李小加:上海推出科创板有“一石三鸟”的效果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3 06

第一,在一个新增的板块上尝试注册制改革,减少对存量IPO的影响,容易获得市场认可与接受;第二,对科创企业先行尝试,可直接落实决策层对创新企业发展的政策支持;第三,明确向市场提示注册制及创新企业发行的双重风险,力争对个人投资者进行良好的预期管理。

文 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陈睿雅

编辑 | 马吉英

头图来源 | 被访者供图

李小加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小卡片。他说这张小卡片是自己特意准备的,但参加一个创业类活动时,发现连讲台也没有。作为港交所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,这个色彩绚丽的舞台与港交所沉稳内敛的风格截然不同,现年57岁的李小加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一场演唱会上。

李小加于2009年10月加盟港交所。外界评价李小加是“开拓”型性格,他带领港交所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,启动沪港通及深港通。尤为引人注目的是,在其推动下,今年4月30日,港交所推出改革举措,允许“同股不同权”结构的公司上市,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。基于此,小米、美团等相继在港股上市,一度港交所出现了“同天8家公司敲钟”的景象。据悉,2019年有意赴港上市的企业已达250家。

今年6月13日,港交所董事会批准李小加续约三年,由2018年10月16日起至2021年10月15日,并获调升年薪3.5%。

擅于演讲的李小加曾担任《中国日报》记者,又先后以律师和券商身份参与金融证券与兼并收购工作。加入港交所前,他担任摩根大通中国区CEO逾6年。从2012年起,他在港交所官网,连续7年刊登“小加网志”,记录和分享自己对资本市场的观察与看法。

此次演讲中,李小加给创业者和新经济提出了三大忠告,分别是:如何选择钱,选难拿的钱还是容易的钱?如何选择资本市场?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对自己的冲击?在他看来,中美关系是新经济面对的“一个巨大的博弈”。

以下为李小加在“WISE 2018新商业大会”演讲,有删减:

如何选择钱?

大家讨论融资的时候,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——要不要上市?到底怎么融资?是在内地上市、香港上市还是在美国上市?高估值融资好,还是中低估值融资更好?什么样的钱更好?什么样的人是你的知己?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经历和路程,你问所有的上市公司,它们都走过不同的路。

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。你融什么样的钱,就决定了你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,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。要么是极其聪明的钱,要么是极其憨厚的钱;既有国内的钱,又有国际的钱、香港的钱;钱还分为监管很严的钱、监管很松的钱。

聪明的钱意味着你开始拿的时候很难,因为它对你讨价还价,你跟它是一对一的议价。而另一种钱,比如在一个以散户为主的市场上市,钱来得比较容易。

接受聪明的钱,开始时可能比较难,但也意味着今后的容易;你如果接受了开始的简单,一定会承受今后的难。一切事情都是辩证的,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。

具体来说,对大量科创企业来说,越是早的钱,越是难拿的钱;越是早的钱,越倾向于国际的钱。因为国际VC和PE的规模整体超出内地,当然内地现在也慢慢发展起来了。这些钱很难拿,因为这些钱给你高度的约束,它要坐在你的董事会上,天天盯着你,而且你经常要靠它帮你找到新的CFO、新的业务模式。对于你来说,这个钱不容易拿,是很昂贵的,但是它给你带来了一种长期发展的动力。

还有一种钱,可能拿到非常容易、非常快,比如内地市场散户的钱。这个钱拿了以后,给你的发展一下带来了很大的资金支持和保证,同时也让你很早就成为英雄,市值横着走,像螃蟹一样。但你也会有深深的责任和深深的负担:因为那是老百姓的钱。到了最后,如果你的公司成功了,那是应该的;做不成,那你有可能成为千古罪人。

中国的散户大多有这样一种心态,因为监管机构批准你上市,所以散户就高度信任你。你一旦拥有这样的殊荣,也意味着一份深深的责任,你要善待你的投资者。如果你自己的业务出了问题,你一定要为这个一辈子埋单。

所以,在这两者之间拿钱,你要想清楚。如果在沙漠里面找到一个绿洲,你会非常珍惜这个钱,细水长流;如果站在一个大河旁边,你可能觉得钱非常多。

小溪旁边可能渴死,大河边有可能被淹死。

如何选择资本市场?

如果去美国上市,你接受的是最聪明的钱、最有组织的钱。有些公司在美国可能更容易找到知音,因为你的业务模式在美国有,在中国还没有。你找到了知音,意味着可以在知音这儿拿到很好的钱。但是这个知音一旦和你不是知音以后,你就要做好准备,孤独一生。

很多企业觉得自己的业务模式非常好,可就是跟这帮VC谈不拢,因为VC们老是把内地的公司往美国公司套。所以大家需要对这个两面性有清醒的认识。

今天内地大力推动新经济发展,上海即将推出科创板,这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好事。在我看来,上海推出科创板可以有“一石三鸟”的效果。第一,在一个新增的板块上尝试注册制改革,减少对存量IPO的影响,容易获得市场认可与接受;第二,对科创企业先行尝试,可直接落实决策层对创新企业发展的政策支持;第三,明确向市场提示注册制及创新企业发行的双重风险,力争对个人投资者进行良好的预期管理。这里面的机会非常多,我衷心期望这一新板能闯出一条新路。

大家老说中国的监管者不雪中送炭,可是大家想清楚之后就会发现,中国的监管者非常困难,它绝对想雪中送炭——为什么要搞注册制?为什么搞科创板?就是想雪中送炭。可是一个监管者不仅要想把炭送给谁,还要想谁来送。

中国有大量的散户,怎么送这个炭呢?如果上市公司这边要普惠,那就可能要在投资者这边设门槛,可能10万块以下的小散户就别送炭了,因为这不是你能承担的风险,可能几百万资产以上的才能参与。

美国的市场是机构市场,因此两边都不设门槛。公司是好是坏都可以上,只要你披露。发行端一律不设门槛,想怎么上就怎么上。投资端不设门槛,谁都可以来,反正散户很少。

香港市场不太一样,香港市场有一部分散户,比美国多很多,但比国内少。美国投资者90%以上是机构,剩下是散户,国内是反过来的。而香港20%是散户,80%是机构。在这种情况下,香港设给上市公司的门槛不高,很多公司都可以上,但不能太差。国内必须是好公司才能上,问题是好公司谁定?只能监管者定,但是监管者能定得了吗?今天看着是好公司,明天可能会变成坏公司,这怎么办?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大家经常批评内地的监管者老干预,可是不干预行怎么行呢?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市场,有大量散户投资者,大爷大妈都会搬着小板凳去看K线,并且都觉得自己看得懂、都认为自己是巴菲特。政府完全不干预恐怕是不行的,因此内地的交易所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非常困难。十个企业里肯定能飞出一两个金凤凰,但也有一大堆的死鸡,一定是一地鸡毛。鸡毛由谁埋单?老百姓能不能承受?这对于监管机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如果上市政策想普惠大家,意味着一定要跟投资者说清楚,这里面存在非常大的风险。问题是,很多散户赚钱以后,认为自己是巴菲特;亏钱的时候,认为是政府干预以后亏了钱。对企业来说,如果没有足够的胆量、足够的担当、足够的耐心,没有对未来充分的思想准备,还是找聪明人拿钱,而且不一定非要通过上市来融资。找聪明人拿钱,拿得少,估值低,很困难,但是拿到以后可以做自己的事,不用天天看后面有没有人用唾沫星子把你淹死。

在内地市场、美国市场、香港市场这三个市场中,香港算是一个“中间地带”,为什么这么说呢?

香港这个中间地带,既可以碰到非常好的国际知音,也会碰到很多憨厚的钱。憨厚的钱,会给你很好的流动性,知音的钱决定了你的矛应该放在什么地方。这两者之间的结合比较好。

在内地上市,就像在长江里游泳。如果你是淡水鱼,你的根基、客户在内地,不需要太多的国际元素,那么在内地的大江大河就可以了。如果你觉得必须要有国际的视野和元素,或者你的早期投资者就是来自于大海,你可以到大海去游泳,你还可以到遥远的太平洋、大西洋去游泳,在那里你有可能成为世界英雄。如果你的业务发展,既需要有国际支持,也要有中国市场的支持,就好像我喜欢吃的鲥鱼,它既可以在淡水里生活,也可以在海水里生存。这样的企业就需要一个既能到国际大海去奋斗,又能进入到中国的本土市场。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市场。

如何看待中美关系?

最后一个观点,今天的主题是新经济,新经济基本是科技领先、以科技为主动力的经济。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博弈,就是中美关系。

中美关系这盘棋怎么下?尤其你想去美国上市,一定要把这盘棋搞清楚,你是这盘棋中间的得益者还是牺牲者。中美这段平和的婚姻走到了“七年之痒”,甚至到了几乎要“闹离婚”的时间。过去双方在婚姻里都得益很多,到了今天这个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?

有的人认为日子过不下去了,因为三观不一样。也有的人认为,只是一些小事过不下去,只是文化的不同。比如这个药在美国一片500美金,这个药要救命。我们中国老百姓怎么可能500块钱买一片药?我肯定要找个仿制药解决这个问题。到底是救命更重要,还是保护知识产权更重要?这是个文化上的巨大差异。

这个婚离不离,离了怎么办?将来的问题就大了。能不能离?财产分得清吗?交流还能有吗?中国留学生还能过去吗……

作为新经济创业者的你们要想清楚,这场离婚对你有什么影响,不要轻易变成这个离婚或者闹离婚中间的牺牲品,这里面一定要小心。

这个离婚,我估计会闹挺长时间。但大家都知道,全球化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谁也离不了谁了,顶多是分开住。见面不顺就少见点,但是还得在一个屋檐下过。实在不能过了,长期分居以后将来再离,至少不会有大问题。今天一离,就会马上面临是不是冷战,甚至是不是热战,对整个世界经济都是巨大的冲击。所以大家一定回到一个理智的环节里面,不能硬离。

简而言之,中美关系对大家的影响,千万不能小看。